您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创新科技创新
红木出南国 春风吹又生——“走马”祖国南大门一睹珍贵树种风采

来源:《广西日报》2014.3.12 时间:2017-12-14 11:45:16 点击:304


林业科研工作者在中国林科院热带林业中心苗圃观察珍贵树种生长情况。赖海宁/摄
 

 

                                 核心提示
        2012年起,广西组织开展“千万珍贵树种送农家”活动,两年来各地共种植4000多万株珍贵树种。全区已经开展几年的“大种树、优生态”活动,今年悄然换成了“种好树、优生态”。植树节前夕,成千上万的珍贵树种送农家,成为更热闹更喜庆的风景线。
        以“红木”为代表的珍贵树种,原本在我国尤其南方地区多有出产,现今却变得稀有甚至濒于灭绝,目前乃至今后相当一段时期,我国基本没有适龄红木可供采伐。
    可喜的是,两三年来,自治区党委政府部署,林业部门力推,八桂添绿从“大种树”转向“种好树”,全区以每年2000万株以上的数目,大规模“冒”出以红木为主体的珍贵树种。这些本已稀少的宝物,正在重新兴旺起来。其中一个奥妙,正是科研机构、科研人员多年来默默无闻的保护和培育。
                          大院五百亩 红木大观园
        细雨绵绵的春日,我们来到坐落在凭祥市的中国林科院热带林业实验中心,一睹见所未见的树中极品,寻访闻所未闻的传奇故事——30年前,科研人员在大院内小石山一个不足1亩的陡坡上,种下一片黄花梨,现在最大的树径已有30多厘米,按目前行情单株价值200多万元,一棵看似不起眼的树平均每年硬是“长”出7万元来。这一亩山地上大大小小的“红木之王”,总价值已经以千万元计。这个国字号的热林中心前身为大青山林场,1979年划归中国林科院管辖,更名为中国林科院热带林业实验中心,总部占地560亩,是一个科学研究实验中心;在凭祥市郊和宁明、龙州等地,热林中心还有4个实验基地,中心总面积28.5万亩。
        上世纪80年代初,热林中心就把培育珍贵树种作为科研的主攻方向,从区外从国外引进名贵树种,经过培育、驯化实验,筛选出海南黄花梨、柚木、格木、红椎、西南桦、铁力木、顶果木等适合热带、南亚热带地区种植的珍贵树种,再进行种植实验,汇集了宝贵的种源。
        如今,走进热林中心大院,仿佛走进“红木大观园”。中国古代四大名木的海南黄花梨、紫檀木、鸡翅木、铁力木,明清七大硬木之一的格木,被缅甸、印度尼西亚誉为“国宝”的柚木,在大院随处可见。这些都已过了“而立之年”的珍贵树木,或单树独立,顶天立地;或成列成行,傲然挺拔。
        大院里有一个“院中院”,四面围墙高耸,平时铁门紧闭——这是科研人员培育珍贵树种的苗木繁育基地。在热林中心主任蔡道雄研究员引领下,我们有幸走进这个神秘小院,只见院内栽培着大大小小的树苗,生机勃勃,风姿不凡。蔡道雄介绍说,这些全是珍贵树种,基地大面积种植的红木等珍贵树种苗木都出自这里。培育珍贵树种有两种方法,就是有性繁殖和无性繁殖。有性繁殖是在树木中挑选生长快、树干粗大通直的个体做种树,采其籽育苗;无性繁殖则是从种树上取枝条嫁接。搞林业科研需要漫长过程,跟踪一个周期就是十几年甚至几十年。大多数项目不可能一个人完成,需要几个人甚至几代人“接力”。热林中心种植珍贵树种已经30多年,黄花梨树径30多厘米也还不能砍伐,他们的目标是胸径70厘米,还要再等10多年甚至更长时间。种下这些红木的第一代科研工作者,退休前肯定享受不到这些宝物带来财富了。他们对此没有丝毫遗憾,蔡道雄说,搞林业科研,就是要“甘作人梯”。
        培育、引进珍贵树种的热林中心,更注重培育、引进珍贵人才。目前,热林中心有博士4人,在读博士12人。热林中心与广西大学、贵州大学,以及美国佛罗里达国际大学、德国弗莱堡大学、加拿大自然资源部林务局北方森林研究中心等同行建立有广泛联系,先后开展“热带南亚热带珍贵树种中幼林结构优化抚育技术研究”、“珍贵树种大径材培育技术研究”等科研项目合作,取得多项成果。
        热林中心积极将科研成果转化为现实生产力,近3年派出科研人员在区内和云南、贵州、湖南等地,举办珍贵树种栽培和石漠化治理技术培训班10多期,培训技术骨干上千人,向社会提供珍贵树种苗近千万株,在桂、滇、黔等地推广种植珍贵树木15万亩。这两年,热林中心选择扶绥县渠讨村作示范,在村旁、水旁、路旁、屋旁等“四旁”种植海南黄花梨。如今,渠讨村已经成了黄花梨“专业村”。